网络新科技:自媒体“洗稿”能否洗掉侵权之嫌?

原标题:自媒体“洗稿”能否洗掉侵权之嫌?

新年伊始,自媒体人六神磊磊与周冲在网络上的互怼,让“洗稿”一词成为网络热词。1月23日起,六神磊磊在其公众号上连续发文,称“周冲的影像声色”等自媒体大号存在“洗稿”的情况,并进行列举对照;而周冲回应称,“有些是真,有些是假,有些是误会”,并表现会整顿团队,向稿件被涉嫌“洗稿”的公众号赔偿报歉,以后如发明涉嫌“洗稿”的稿件,立即删除。 实在,近年来,在自媒体界,着名网红文章疑似抄袭事件频发,“洗稿”一词早已在网络上风行,是否构成侵权,业界尚存争议。“‘洗稿’就是通过将原作品的表达用类似语言重新表达一次,可以规避机器审查,因而成为近期社交网络自媒体不当吸引用户的手段。这不是新标题,是否侵权并不难认定。”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熊琦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现,文字作品构成著作权侵权从来就不是局限在逐字逐句地复制他人作品表达的基础上,而是涵盖了作品情节安排、逻辑结构等代表了作者个性的表达元素。“洗稿”行为的侵权方法正属于后者,与《宫锁连城》等作品的抄袭方法一样,可以以为构成了表达上的本质性相似。

  改写他人作品引发争议

作甚“洗稿”?按六神磊磊的描述,洗稿就是一种变相的“借用”,搬用别人的创意、构思、标题等,从头到尾再改写一遍,打上“原创”标签,就变成盗用者自己的作品了。他表现,很多作者都受到“洗稿”的困扰,平台对此也深恶痛尽,可缺乏根据,难以杜尽。 显然,与此前常见的抄袭概念不同,这种“洗稿”更有“技巧含量”。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凯表现,在现有市场环境下,原创作品被抄袭、剽窃或“洗稿”很广泛,几乎是每一位原创作者都会遭遇的“工伤”。“自媒体‘洗稿’,是在社交网络服务供给商重视原创保护后,一些公众号作者投机行为的新选择。”熊琦表现,由于社交网络平台采取了相关技巧措施,原封不动地抄袭后再上传,可能会被机器辨认而被禁止,但“洗稿”行为通过将原作品的表达用类似语言重新表达一次,可以规避机器审查。从这种剽窃行为的本质来看,并非新标题,早在纸媒时代,“洗稿”行为就大批存在,只是由于在网络时代到来之前,,纸媒并未数字化,由于传播范畴的限制,很多“洗稿”行为只是没有被发明而已。但到了社交网络时代,被“洗稿”的作品往往点击量极高,因此“洗稿”行为引起的社会反响也更大。

  结合行业发展进行判定

如何判定这种“洗稿”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徐凯先容,通常,假如接触原作品,并与原作品构成本质性相似,但无法证实有正当来源,就可以断定为构成侵权。司法实践中的关键和难点在于如何认定“本质性相似”。“本质性相似”是指在后作品与在先作品在表达上存在本质性的相同或近似,使读者产生相同或近似的观赏体验。如何认定“本质性相似”,司法实践中有两种主流尺度:一是“整体观感法”,是指以普通观察者对作品整体上的内在感受来断定两部作品之间是否构成“本质性相似”。二是“抽象过滤法”,指在对所涉作品进行“本质性相似”判定之前,首先要将原告作品中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元素过滤出来,然后再将其与被告作品进行比较,进而加以侵权判定,又称“抽象-过滤-比较”三步法。“抽象过滤法”主要适用于计算机软件等功效作品,我国司法实践中,对文学作品越来越多采用“整体观感法”的认定尺度,他以为,这一尺度对于业界讨论新媒体语境下“洗稿”维权标题,更具参考价值。 在徐凯看来,随着微博、微信的崛起,新媒体内容行业已经成为一个宏大的、竞争激烈的市场,公众号都在争夺读者有限的留意力。而读者对新媒体内容的阅读渠道、阅读方法、懂得方法和精力分配方法,与传统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相比已经有了很大不同。对“本质性相似”的认定,应当同时考量这一市场受众的留意力特征。因此,就新媒体环境下整体非文字相似的认定,参考国内外司法实践,首先应当采取“整体观感法”对文章创意、结构、人物关系、主要情节以及发展次序做整体比对,并进一步以作品是否足以引起相关受众混杂为尺度。假如“洗稿”作品足以引起相关受众的混杂,产生相同或者近似的观赏体验,那么应当按照“整体观感法”认定为构成“本质性相似”。同时,假如“洗稿”作品还存在标题和具体语句的相同或相似,则应当作为侵权成立的重要考量因素。他同时也指出,假如经上述尺度检验,涉案作品不构成“本质性相似”,不足以引起相关受众混杂,则应当认定为独立创作作品,且不应被冠以“洗稿”之名,这也符合著作权法鼓励智力创作、促进知识活动的初衷。 那么,自媒体“洗稿”,网络平台应承担怎样的责任?熊琦表现,网络环境下的转载和摘编都需要获得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但对于微博和微信等网络服务供给商而言,社交网络平台上的转载和摘编乃是常态,假如动辄要求事前许可,社交网络的运作就无法实现了。有鉴于此,社交网络服务供给商往往采取终极用户使用许可协议的方法,在用户注册时要求用户事先答应其上传的内容在社交网络平台内部被自由转载,这样就解决了许可本钱过高和程序过于繁琐的标题。

无论是纸质时代还是数字时代,鉴戒都不能超越必定的界限。尊重他人劳动,促进原创,才是推进内容产业前进的不竭动力。(窦新奇)


(责编:王小艳、王珩)

上一篇:自媒体“差评”发文否认抄袭

下一篇:南方日报:当自媒体沦为资本游戏

相关文章